是天价假药害死了这位肿瘤患者吗?

avatar 2020年11月26日17:26:26 评论 21

哪个肿瘤患者不想活下来?哪个医生不想救人?但再好的药,都救不了人们坏掉的心。74患者身患3种癌症,家属苦苦哀求帮忙购药74岁的患者王合禹生前患膀胱癌,小细胞肺癌,以及尚未明确原发部位的腺癌。在王合禹去聊城市肿瘤医院就诊之前已经就诊过多家医院,经历过多线治疗,病情一直进展,去年4月转到山东省聊城市肿瘤医院。患者病情处于晚期,现有治疗手段均出现耐药及疾病进展。山东省聊城市肿瘤医院肿瘤二区科主任陈宗祥,鉴于30多年的临床经验,对肿瘤国际学术进展的熟悉,为王合禹精心治疗3个多月。他告诉王合禹的女儿王玉青卡博替尼可能对他父亲病情有效,但这药国内没有上市。王玉青请陈主任帮忙提供购买渠道,陈主任说我没渠道你自己去想办法吧。一周后,王玉青又找到陈主任苦苦哀求。陈主任想起一个患者好像买到了这药,就将患者家属王清伟的联系方式给了王玉青。王清伟在王玉青的苦苦哀求下,将原本打算给胃癌父亲用的药转让给了她。药购买价一万两千六,王清伟想原价转让,王玉青感恩戴德非要凑个整,给了一万三。服药后患者王合禹的病情有所控制,症状减轻,并对陈宗祥主任感激涕零,表示要送锦旗。第一瓶药吃完后,王玉青又找王清伟,王清伟把代购段某的联系方式给了她。因为代购拒绝和不熟悉的王玉青联系,王清伟又帮她买了一瓶。家属联合媒体曝光肿瘤医生开抗癌假药,医生被停职2018年11月,王合禹去世。肿瘤晚期患者,使用靶向药物可能有一定的疗效,但患者最终因疾病进展死亡,王玉青对住院治疗效果不满,与医院发生纠纷。王玉青在患者死亡十多天后向医院交涉索赔400万,后索赔未果,并多次到病房,谩骂、侮辱、威胁陈宗祥主任。公安机关介入经详细调查认为情节轻微,对陈宗祥主任不予处理,王玉清不满,并上访,后找到山东电视台,期间做了“假药”鉴定。2019年2月25日,山东电视台,山东新闻联播“今日聚焦”节目,播出了一则名为《肿瘤医院主治医生开出高价抗癌假药?聊城市民投诉无门》的新闻。2019年2月26日,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作出“关于陈宗祥医师建议患者使用'卡博替尼'药品的情况通报”,对陈宗祥医生给予责令暂停一年执业活动的处罚。聊城“假药”案,山东卫视的报道出台后,聊城警方连夜紧急开会,推翻了此前对案情的定性,开始雷厉风行的重拳出击。帮癌症患者家属购药的3人,全部被捕警方在媒体压力下,对这些人采取了措施。所有在王玉青为父亲购药过程中为她提供了帮助的人,全部都被拘留。王清伟被王玉青一口咬定销售假药,王玉青自己录制的电话录音里显示,她怒斥王清伟“为何这药不给他自己爹吃?害了我爹等等”,王清伟被此事折磨的痛苦不堪,因为涉嫌销售假药,王清伟被警方刑事拘留,他女儿刚满月。现在,陈宗祥被撤销主任职务,停止执业资格一年。在警局接受了4天的调查,警方竭尽全力最终也没有发现他收钱的证据,才让他回家。现在陈医生精神状况差到极点,极度抑郁,天天在家里自言自语“我错了”。图为看望陈医生的同事拍摄图片来源: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王玉青购药环节的最后一个人,是代购药物的段某真,一个生活在济南的临沂人。据了解,段某真的父亲2018年初确诊多发性骨转移瘤,因分型适合靶向治疗,最终选用了一种叫“万珂”的化疗药物(万珂的化学名就是硼替佐米)。该药国内正规渠道5000-6000一支,段某真家境一般,长期使用承受困难,她借助去印度公出的机会打听到了印度仿药价格仅为国内十分之一,于是便购买了仿药硼替佐米给父亲服用,用后效果良好。段某真熟悉了印度的渠道后,开始给病友带药,王清伟是通过同事接触到段某真,请他帮忙带了一瓶卡博替尼。段某真的卡博替尼是多少钱从印度买来的呢?段的丈夫王某回忆称不算附加成本大约11000多不到12000的样子,而王清伟支付了12600,王玉青将王清伟手里的药主动凑整13000取得。(具体以警方通报为准)段某真因担心法律风险只给熟人带药,因王玉青觉得第一瓶用的不错,第二瓶药直接找段某真时被拒绝,后来王玉青请带过药的王清伟帮助沟通,王清伟帮了,段才同意帮买,第二瓶卡博替尼直接邮寄到王玉青家中,这也成为了本是病友互助的王清伟被死咬销售假药罪的重大罪证。山东卫视今日聚焦题为“主任医师开假药”报道播出后,段某真被聊城警方带走并刑拘。癌症患者王合禹使用的“卡博替尼”是假药吗?从法律角度讲,是的。但从科学角度讲,不是!卡博替尼是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药,可抑制多种肿瘤相关的激酶受体,抑制肿瘤细胞生长和肿瘤血管新生。其对多种癌症广泛有效,具有广谱抗癌能力。因其具有“广谱”抗癌能力,卡博替尼被称为靶向药中的“万金油”,也被戏称为“混世魔王”。在甲状腺髓样癌、肾癌、非小细胞肺癌、肝癌、软组织肉瘤、前列腺癌、乳腺癌、卵巢癌、肠癌等多种实体瘤中,证实了较好的治疗效果。事实上,卡博替尼早在临床实验阶段,就已经因其出色的抗癌效果引起了国内医生和癌症患者的注意。但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该药在中国至今没有上市。按照规定,没有在中国上市销售的药物,就是法律意义上的假药。所以,这起“假药案”中的卡博替尼,被认定为假药的原因,就是尚未在中国上市,“等同于假药”。警察为“药贩”写求情信:人要讲良心,知恩图报令人意外的是,前两天,一位曾经通过段某真带药的患者家属,专门为“药贩”段某真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求情信。写这封信的,是一名警察,同时是一名癌症患者家属。聊城假药案,在山东卫视今日聚焦播出后,领导亲自批示,省厅亲自督办,聊城公安部门更是连夜紧急开会推翻此前“情节显著轻微”定性,雷厉风行的办案抓人。在这种背景下,一个体制内的警官,实名发出这样一封求情信,其压力可想而知。对此,他回答说:我觉得我必须说话,人要讲良心,知恩图报。以下是张警官求情信,原文照发,是是非非,置诸公论。一位济南警察病友实名给段某真写的求情信我是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章丘大队的,张峻岭(男,身份证370122197504153019),我媳妇(刘婧,女,身份证370102197707143368)于2014年确诊浆液性卵巢腺癌。2014年6月手术以后,用紫杉醇、卡铂方案在济南市章丘区人民医院做了六期化疗,于2016年12月复发,又在章丘区人民医院做了8期化疗,然后又复发,2017年转入山东省肿瘤医院化疗。在这期间,通过新闻媒体了解到美国有一种新药,叫奥拉帕尼,对浆液性卵巢腺癌有治疗效果,但是国内并无此类药品的生产,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段某真(段某真,女,汉族,身份证号:3713221984xxxxxxxxx,山东省郯城县人)。由她从印度给我买来印度出产的奥拉帕尼,并我媳妇的病进行靶向药物治疗,病情稳定了六个月,现在奥拉帕尼也已经产生抗药性,在省肿瘤医院进行白蛋白紫杉醇方案化疗。虽然现在段某真买的药已经对我媳妇的病不起作用了,但是作为一个病人家属,我想说几句。得了癌症,家属非常绝望,因为这病就意味着烧钱,最终结局就是人亡钱没,但是作为家人,不救那是不可能的。我媳妇找我的时候,我是一穷二白,给我生了孩子,给了我一个家,我虽然知道最终结局,但是我也得努力挽救。我的父亲,在2001年肺癌去世,那时候对于进口药封锁更厉害,有钱也没买不到国外的药。幸亏2018年认识了段某真,能让病情延缓半年,这样对于化疗药物的抗药性,也能延缓一段时间,再做化疗的时候,效果就有可能好一些。奥拉帕尼这个药,美国原产的每瓶1万多美金,折合人民币60000多元,每个月要吃四瓶,每月24万元对于一般家庭来说,绝对是不能承受之重,而印度出产的,不超过3000人民币,并且药效,能达到美国原产的95%左右,在所有药物已经不能维持的情况下,吃这个印度出产的奥拉帕尼,我媳妇才能有六个多月的缓解,所以,我非常感谢段某真,做人,得讲良心,何况人家并无盈利,没有赚取差价,因为我了解过,从网上找倒药的买这种药,需要每瓶6500---9000人民币左右,人家给我买的2900元。这样每月12000元就差不多,我能承受。顺便说一句,国产的奥拉帕尼也开始生产了,但是每月需要50000多人民币,我还是吃不起,虽然我的工资10000左右。这药真假,从病情就能看出来。对于这名逝去的患者,我能体会家属的心情,但是我想说,这就是现实版的农夫和蛇的故事。能想到买这种仿制版药品的,都是拿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买药的。这些药都有副作用,别的我不知道,奥拉帕尼副作用很多,在我媳妇身上,主要是贫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后来贫血,我们输了一次血,再后来我就查贫血三项,补充叶酸、维生素B12,就再也没有发生贫血的现象。买了靶向药就认为是灵丹妙药,吃起来不做实时监测,出了后果就怪在买药的身上,这不是农夫和蛇是什么呢?医生推荐了,你完全可以不买不吃。难道医生给一个失眠患者推荐了失眠药,患者吃了安眠药出现后果就得追究卖药的责任吗?大家都看过《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我没想到现实版的例子会出现在段某真的身上,缺乏感恩,是这个社会最大悲哀。段某真卖药,是为患者家属帮忙,即便偶有微利,也不至于身陷囹圄,那样就没有公道可言了。这种行为不是社会危害性很小,是没有社会危害性。希望法庭考虑事实情况。能够给与段某真一个公正的结果。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章丘大队张峻岭2019年3月4日星期一编后: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觅友们用药不易,治疗不易。从去年《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播出后,国家政策对抗癌药物大幅度的调整,从加快抗癌药物中国上市的审批,到抗癌药物大降价并纳入全国医保,不纳入药占比。就2018年来说,上市了许多抗癌新药,期间也有许多民族新药不断发出好消息,大家一直都在努力。我们知道药物从研发到真正能上市惠及患者,需要科学家、医生、试验患者、国家相关部门,付出很大的代价,花很长的时间,投入很多金钱和精力。尽管如此,我们也不会放弃和肿瘤继续抗争,希望能再快一点,再便宜一点,让更多的肿瘤患者都能用得上药,用的起药。再啰嗦一句,能用上真药的患者一定要用真药,不是所有的患者都能有幸遇到像段某真这样的良心“代购”,有许多不法分子利用患者的需求从中牟利,贩卖假药,吃了反而有害身体!我们不知道最后段某真、王清伟、陈宗祥主任到最后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法律和真情都各自有理。但还是祝福,善良的人会有一个好的结局。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正版图库责任编辑:觅健科普君本文来源:烧伤超人阿宝、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